• “尸体”微笑牵出骗保大案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“死人是没有知觉的,怎么会面露微笑呢?这也太惊悚了吧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2015年2月,山东省武城县公安局的一名民警翻看手上的一叠A4纸和一堆照片时,不经意间盯着一张照片疑窦顿生:一具尸体躺在白布上,露了一张侧脸,额头有点血迹。这尸体嘴角上扬,面带一丝微笑。 下载论文网   就是这样一张照片,后经彻查牵出了一个有汽车修理厂为背景、成员多达21人的诈骗保险团伙案。2015年12月25日,武城县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宣判,以保险诈骗罪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、印章罪,判处被告人李长军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11万元,被告人张伟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.1万元;以保险诈骗罪,判处被告人柳小林、洪先超等13人分别为有期徒刑四年八个月至有期徒刑八个月、缓刑一年八个月不等,并分别处4.1万元至3000元不等的罚金。   理赔存疑 警方觅踪   照片是河北沧州太平保险公司递来的报警材料。一个月前,太平保险公司收到一份快递来的理赔申请,交通事故发生在武城:2015年1月9日,北方严寒的凌晨四点,一辆奇瑞轿车开在武城县南环路上,和一辆电动车撞在一起,电动车上的男青年当场死亡。   申请材料中有一份交通事故认定书,盖了武城公安局的公章,还有几张照片。从照片中看,当时天灰蒙蒙,还有些雾气,现场的两侧都是农田,三个穿着交警制服的人,正在勘察现场――有人蹲在地上,在奇瑞车旁边划线,地上的电动车碎成几块,还有个人蹲着,看姿势是在拍照。另一张照片颇具仪式感,三个人忙完了,背对镜头,一齐在大雾里往前走。他们的深色制服上,印着“警察”字样,但是每个人都是背对镜头,没有一张能看到相貌。最让理赔员们觉得诡异的,还是那具露出微笑的尸体。   武城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接警后,仔细审查理赔材料,发现尸检报告也有些不对劲。报告里说,死者是个年轻博士,性别男,身高175厘米,受伤严重――盆骨粉碎性骨折,肚子上的伤口四厘米深,二十多厘米长――但是,这么大的伤口,在尸检照片里却看不到,死者白白的肚皮上,只有隐约几处模糊的红色血迹,和描述的重伤相去甚远。后来,经侦大队派民警去当地交警大队了解情况。交警大队看了材料后,表示根本不知情,更没派警去过这个交通事故的现场。   再看理赔申请书,其中奇瑞轿车的保险受益人叫李长军。经查,此人是本地一家汽车修理厂的老板。这家修理厂在武城县开发区,是个紧靠马路的小院,已经经营六七年,全称叫“广运宏瑞汽修服务中心”,厂里工人十几个。院子的一楼是修理车间,二楼有一排房子,是工人的宿舍。李长军一家也吃住在楼上。但是当警察到达时,李长军已经不知去向。一起消失的,还有他的老婆和两个女儿。虽然老板走了,但是厂子还开着,几个员工正在修车,被民警全带回了公安局。   分开一讯问,有人就立马开口说,交通事故是假的,都是李长军设计的,甚至那具尸体也是活人,名叫朱向伟,在厂里做后勤,是老板李长军的外甥。审问当天,经侦民警发现,工厂里这帮人可能造了不少假事故,“奇瑞车撞死人”,只是其中之一。武城公安局经侦大队随即立案,对李长军和朱向伟发起了网上追逃。   2015年3月初,朱向伟在东北老家过完春节,到盘锦市高铁站掏出身份证准备买车票回山东,被高铁站民警抓获并移送山东武城警方。与此同时,李长军也在盘锦,正带着老婆孩子回家过年。听到朱向伟坐高铁被抓的消息,他坐不住了,决定自首。当月11日下午,他驱车赶回武城,走进公安局,投案自首。   李长军承认事情是自己做的,他开奇瑞车撞了电动车,目的是想拿到48万块的保险金,帮忙的是朱向伟,还有修理厂的两个工人。当民警提到另外几起交通事故,李长军都点头承认,也是自己策划的。至此,全案真相大白。   为偿赌债 初诈得逞   武城县属于山东省德州市,与河北交界,人口不到40万,是山东省人口比较少的县。素有“中国玻璃钢之乡”之称。李长军为了到玻璃钢厂打工,来到武城。   李长军出生在内蒙古赤峰市,十多岁时,父母车祸双双去世。读到初中,离开学校,起初跟亲戚打工,后来投奔朋友,到了辽宁盘锦,进了修理厂做学徒,学修车。在修理厂,李长军谈了恋爱,想结婚,女方家里却看不上这个外地孤儿,几番阻挠,两人勉强结婚。婚后,岳父母仍看不上李长军,嫌他人没出息,一直撺掇闺女离婚。   李长军一直忍着,直到婚后三个月,妻子怀孕,岳父母不准生,坚决要求女儿打了胎。李长军和岳父母撕破脸,带上老婆,出走盘锦。2004年,几经辗转,经朋友介绍,李长军携妻子坐汽车第一次到了武城,进一家玻璃钢厂打工。   后来他进了一家修车厂做技术工,又干了一年,修车厂老板发不出工资,要把厂子卖掉。有朋友知道李长军修车手艺好,主动借了几万块钱,让他把厂子盘了下来。   接手后,修理厂一年收入六七万块,不算太好,但是李长军一家人的生活总算稳定了下来。直到一件小事儿刺激了他。一个开奥迪车的老板撞坏了车,在理赔前,和保险公司的理赔员一起来修车。到了门口,他们看修车厂设备差,院子破,理赔员不放心,要求换地方。好面子的李长军马上急了,拉住他们不让走。他告诉理赔员,给自己一个机会,如果修不好,他就自掏腰包,把车开到4S店再修。   理赔员答应了。李长军修好了车,几人出去吃饭,聊起修理厂,理赔员觉得,李长军手艺好,只是修理厂设备太差,规模太小,不然大有可为。李长军记在心里,没过几天就一个人开车去了济南,把原本攒下准备买房的钱,买了新设备,又借了点钱,把修理厂翻新一遍。   这次翻新改变了修理厂的命运。李长军的活儿越接越多,两年下来,和保险公司也越走越近,后来,他拿到了定点维修的资格,生意更大了。到2009年,李长军已经雇了十几个工人,一年的利润,达到六七十万。五年过去,外地人李长军终于在武城县混出了头,不但不用担心吃不饱饭,还成了行内有些名气的老板。   后来,李长军再次被一件小事改变了命运。一次,因为无证驾驶撞伤了人,李长军被行政拘留了两个星期。在拘留所,他认识了武城县几个有名的混混。出了拘留所,几个混混整日到李长军的修理厂打牌看电视。虽然明知这些人游手好闲,但李长军碍于面子,仍跟他们混在一起――作为一个外地人,他得多交朋友。   起初,这些朋友带着李长军打牌,玩的是斗地主,牌注不大,玩一晚上输赢几百块钱。玩了一阵,一天夜里,喝了点酒,李长军被拉去,玩了一次“牌九”――赌注倍增,一夜输掉四千多块。酒醒后,李长军没放在心上,紧跟着又去玩了几天,很快输进去几万块。这之后,他有了赌徒心理,一边输钱,一边又想着翻盘,但永远输多赢少。大半年过去,他很少盯着修理厂,直到银行里的存款输得差不多,又有人适时跳出来,借高利贷给他,继续赌。2012年,修车厂一年的利润仍有三四十万。但是,仍还不上欠款。   李长军算过一笔账,高利贷是越滚越多,把修车厂整个赔进去,也抵不上,想脱离债务,必须挣快钱。修理厂和保险公司合作了几年,李长军熟稔了交通事故理赔,他想到了制造交通事故拿保险金。2012年,李长军贷款,买了两辆奥迪A6轿车,每辆车都在山东、河北等几个省份入了六七份保险。   第一次行动是在2012年12月4日。这天早晨七八点钟,李长军叫上正在厂里干活的余洋洋,告诉他,出门去办点事儿。李长军开着奥迪A6轿车,驾出城区,兜兜转转,在郊区陈公堤附近的路边,停下车,若有所思,抽起了烟。几支烟以后,他提前约好的朋友柳小林开着另一辆车出现了。李长军交代了几句,把奥迪车给了柳小林。随后,叫余洋洋一起在路边站着。柳小林启动了奥迪车,踩了油门往前冲,开出几十米,径直撞上了路旁的一堆黄色石头。撞完以后,大概是嫌不够,柳小林倒车,后退七八米,接着再次前冲,又撞了一次。两次撞过,奥迪车终于完成了交通事故。现场狼藉,车右侧的后视镜挂在了树上,前保险杠、两个车大灯、前机盖、水箱、风扇都撞坏了。   李长军站在路边,掏出手机,给保新万博体育手机登录,新万博体育娱乐平台,新万博体育娱乐注册险公司打电话。打过电话,他告诉余洋洋,负责冒充司机。余洋洋没拒绝。虽然他知道是造假,但是柳小林连石头都敢撞,自己说句谎话而已,不敢的话,实在不像个爷们儿。   来现场勘查的保险公司陆续有六七家。前一家保险公司刚走,李长军就打电话叫过来下一家。每来一家,按照李长军要求,余洋洋都会告诉勘查员,奥迪车是自己开的,因为躲避电动车,不小心才撞了石头。现场被重复勘查,余洋洋也重复着谎话。直到交警队来调查,余洋洋仍然在伪装司机。   这次凭空制造的交通事故,四家保险公司给了李长军理赔,一共七万多块。钱到账几乎都没过夜,李长军就拿去还了高利贷,没分给其他人。   伙同员工 屡屡作案   一个月后,李长军又开着奥迪车,这次拉了工人柳小林、赵小涛等四人一起去了内蒙古老家玩了两天,回山东途经赤峰市林西县,刚下过大雪,路上打滑,李长军思忖了一会儿,告诉柳小林说,找个地方,把车撞一下。柳小林心领神会,问李长军,这次怎么撞?李长军看了看路况说,找一条小路,撞到树上去。   在一条李长军满意的小路上,其他三个人下了车,一起站在路边,抽着烟,看着柳小林退车到一个斜坡上,然后直直冲下来,撞到了路边一棵树上。积雪抖下来,车的前脸撞坏了,翻起了盖。   和第一次一样,李长军打电话,请来一家又一家保险公司。赵小涛自认是司机,告诉每一个勘查员说,自己开着车,路太滑,一不小心,撞了树。这次李长军报了五家保险,拿到的赔偿金是12万多。和上次一样,钱在手上没捂热,就悉数交给了债主。   接下来两年时间,李长军不怎么照顾修车厂,而是把精力用在了设计车祸上。2013年6月,在平原县幸福大道,李长军完成了一次三车追尾事故――自己的奥迪车在前,一辆雪铁龙轿车在中间,最后撞上去一辆六轮车。但这次设计出了点差错,时间安排不妥当,两家保险公司在事故现场撞了面,发现车主投了多份保险。一家保险公司报了警,交警查出奥迪车的七份报险,勒令李长军退保,并且退还了在内蒙古撞树的赔偿金。   这次差错并没让李长军停手,他新万博体育手机登录,新万博体育娱乐平台,新万博体育娱乐注册想的是,怎么能把计划做得更完美,减少差错。2014年,李长军在武城县先后设计了三次交通事故。他曾让奥迪车和一辆重型货车追尾,也曾让奇瑞轿车撞了一辆普通桑塔纳。一个车主的奥迪Q5轿车无证驾驶出了事故,开到厂里维修,李长军利用机会,设计了Q5与拖拉机的相撞。三个现场,全都理赔成功了。   “挺不好意思的,把他们害了,都是小孩。”提到修理厂的十几个工人,李长军在后来接受警方审询时笑了一下说,除了两个机修工,修理厂的大部分员工,都被李长军拉去帮过忙。这些员工大都是本地人,读了小学或者初中,没出去打工,来到厂里,学了门修车手艺。他们大都二十多岁,最小的一个刚过十七岁。员工们习惯了李长军的暴脾气,也佩服他的手艺。在修理厂,李长军说一不二,并且不准多问。尽管从来没人分到钱,但是每个人都没拒绝帮忙。审讯时,他们跟警方讲得最多的理由是:“老板让我帮个忙,我不好意思不干。”   利令智昏 露了马脚   连续拿到几笔理赔金,几万到十几万不等,但是高利贷的利息越滚越大,李长军仍然填不上黑洞。李长军盘算着,要做一起大事故,拿个大额保金,一次性还了贷,然后洗手不干。   他清楚:“想要大额的保险赔偿金,就意味着,交通事故里不仅要撞车,还要撞死人!”   2015年1月9日凌晨四点左右,李长军把睡觉的朱向伟和员工袁阳、吴浩叫醒,告诉他们,出门办事儿。四人开了一辆单排货车、一辆奇瑞轿车和一辆东风小康面包车,来到武城县南环路。车上,李长军准备了一辆电动自行车,六七个隔离墩,三件网上买来的警服,一把菜刀和一只装在袋子里的活公鸡。   天色灰蒙蒙,远处尽是大雾,李长军坐在奇瑞轿车里,吩咐其他人做了准备。等电动车立在选好的路段,李长军启动轿车,一个加速,撞了上去。电动车应声被撞出去,支离破碎,躺在地上。奇瑞轿车的前保险杠坏了,前排挡风玻璃也碎掉了。李长军随后让其他三人穿上了警服,并要求他们分别拿着尺子,蹲在轿车和电动车前挥手比划,模仿着交警勘查事故现场的姿势。李长军站在一旁,拿出手机,对着几人,把他们的“勘查”动作拍了下来。   接着,按照李长军的要求,朱向伟从面包车里取出了公鸡和新万博体育手机登录,新万博体育娱乐平台,新万博体育娱乐注册菜刀,对准脖子,当场割死。然后拎着死鸡,在电动车附近滴了一片血。血迹完成后,朱向伟把死鸡扔进了路边水沟。天亮了起来,几人收拾了现场,把电动车拉回了修理厂。第二天,李长军让张伟打印了自制的事故认定书、尸检报告、死亡证明和户口注销证明,并从卧室衣柜拿出了事先刻好的几个公章,分别盖到相应的材料上。   又过几天,李长军把朱向伟和袁阳叫到修理厂二楼卧室,并搬了一张单人床进屋,铺上了白色床单。卧室里,李长军准备了另一只公鸡,朱向伟第二次拿起菜刀,对准鸡脖子,手起刀落,再次杀鸡,滴了半碗血。   接着,李长军告诉朱向伟,脱衣服,躺床上。朱向伟没想到扮演尸体的人是自己,他哭笑不得,对李长军说,你这不是闹嘛。朱向伟今年三十一,是李长军妻子的外甥,只比李长军小两岁。他知道李长军脾气大,只能笑着躺下去。   躺在床上,袁阳往朱向伟的额头、肩膀和肚子抹了鸡血。朱向伟觉得荒唐,肚子又怕痒,抹鸡血时一直在笑。直到李长军拿起手机,要求他闭上眼睛,换了几个角度,拍了几张照片。拍照时,朱向伟别过头,强忍住笑,但微微上扬的嘴角还是被拍到了。   拍完尸体照,袁阳打来热水,朱向伟洗了个澡,冲干净了身上的鸡血。   至此,这起保金48万元的交通事故制造完成了。在李长军设计的虚构事件里,一个年轻男子凌晨骑着电动车,被奇瑞轿车撞死在武城县南环路上,血流一地,当场死亡。几天以后,太平保险公司收到了快递,看完了理赔申请,随后报警。   罪行累累 法剑严惩   2015年9月10日,武城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。经审理查明,自2012年12月至2015年1月底,李长军、张伟、洪先超等15人先后设计虚构交通事故现场作案10起,骗取保险金69.74万多元。   法院认为,被告人李长军、张伟违反保险法规,采用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等方式,骗取保险金,数额特别巨大,其行为构成保险诈骗罪;非法制造国家机关公文、印章,其行为构成伪造国家机关公文、印章罪。被告人洪先超、柳小林、赵小涛、袁阳、吴浩等13名被告人违反保险法规,采用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等方式,骗取保险金,数额分别达到特别巨大、巨大和较大,其行为均构成保险诈骗罪,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。遂作出一审宣判。   (文中涉案当事人均为化名)




    这是水淼·dedeCM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,故有此标记(2019-02-03 19:47:08)

    上一篇:一种智能型伺服放大器的设计自动化论文

    下一篇:酿酒酵儿PKA催化亚基的活性比拟研讨